首页 时政 借力中新项目引资源 重庆欲打造国际金融中心

借力中新项目引资源 重庆欲打造国际金融中心

每经记者:鄢银婵 每经编辑:张海妮

借力中新项目引资源 重庆欲打造国际金融中心

10月9日,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鄢银婵 摄

2个月以前,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《重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》编制项目的竞争性磋商采购文件,透露出新的野心:要打造国际金融中心,具体为“立足西部、面向东盟”的国际金融中心。

事实上,近年来重庆对金融领域颇为重视,建设目标也在不断变化,从“长江上游的金融中心”到“内陆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”,再到“西部金融中心”,以及目前的“国际金融中心”,字里行间有细微差别,背后则是其越来越强的底气。

底气一方面来源于政策,今年8月1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《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》,三条主通道中以重庆为起点的占两条,三个重要枢纽重庆也占了一个;另外一方面则是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带来的金融引流,该项目运营3年多来,所签约项目中金融类项目金额占比超一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对于第二点,重庆正有意继续放大这一优势。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10月9日对外发布,其计划于11月4日举办“2019中新金融峰会”,构建国际金融交流合作平台。

金融目标升级

重庆对金融领域的重视,早已被外界熟知。从2008年提出要建成长江上游金融中心,到今年提出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,11年间,重庆在金融领域的小目标也几经升级,视野更广、波及范围更阔。

今年8月,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《重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》编制项目的竞争性磋商采购文件,将其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公开化。不过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此之前,重庆官方也屡次向外界透露出对金融领域的重视。

比如,在“2019年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”里,涉及促进金融业发展的内容较多,包括加强中新、渝港金融合作;加快探索陆上贸易规则,争取更多金融开放试点政策落地;提升解放碑金融集聚区功能,加快推进江北嘴金融核心区及中新金融科技示范区等。

展开全文

又如,去年11月出台的《重庆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建设方案》,也对重庆金融业发展作出了重要指示:推动国际知名期货交易所来渝设立指定期货交割库,探索建立煤炭、矿石、钢材、木材、铝材、塑料粒子、咖啡等大宗商品期货交易中心。依托果园港多式联运示范基地,建设大宗散货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和大宗商品交收(交割)仓库、堆场。依托西部物流园,建设工业原材料的大宗商品集采平台和交易市场。

“重庆提出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属于水到渠成。”重庆市社会科学院一位学者认为,这几年重庆的金融目标几经变化,如今的国际金融中心目标背后也有着区位和政策的支撑。

今年8月,国家发改委印发《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》,明确了重庆的交通枢纽地位。三条主通道,即重庆、成都分别经贵阳、怀化、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的三条铁路运输线路,重庆占其二。

这意味着,在中国西部地区跟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往来中,处于长江经济带和陆海新通道连接点的重庆,已经抢占先机。

另外一方面,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于2015年启动,项目以重庆为运营中心。而放眼整个亚洲,新加坡是靠航运与金融崛起的,金融领域也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双方确定的首要合作领域,重庆在向中国国家部委争取的64条创新政策中,金融领域有29条。

在上述因素的合力下,重庆计划进一步放大优势。

构建中新金融交流平台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放大优势的一个突破点就在于构建中新金融交流合作平台。

10月9日,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,披露了其计划于11月4日~5日在重庆举行2019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,商务部、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、证监会、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、新加坡金融监管局相关政府人士和工农中建交五大行、国内各大股份制银行、上交所、深交所、人保集团、丝路基金、新加坡交易所、新加坡淡马锡、新资银行和摩根大通等均会参与。

事实上,中新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运行以来,金融方面的突破一直是最大亮点。

今年3月,重庆市中新项目管理局披露称,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落地3年多来,共签约156个合作项目,总金额逾224亿美元,其中金融领域74个项目,总金额151亿美元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从2016年以来,重庆便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支持中新互联互通项目。仅今年就有自贸区跨境人民币结算金融试点、自贸区资本项目的外汇收入、支付便利化等外汇管理改革试点。“目前,新加坡已经成为重庆第三大人民币跨境使用的地域。”重庆银保监局相关人士透露。

“我们之前分别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新加坡交易所签署了《深化中新示范项目金融服务与合作备忘录》和《推动资本市场融合发展合作备忘录》,前者在跨境投融资、金融科技与创新、陆海新通道数字化、搭建合作交流平台等方面开展合作,为探索创新‘点对点’的跨境金融监管合作机制迈出重要一步;后者则聚焦于促进两地资本流通等。”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袁卫表示。

而在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上,金融领域的突破也屡上头条,比如首单铁路提单运单的国际信用证结算、铁海联运的国际提单的国际信用证结算等。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虽然运营中心设在重庆,但目标却是提升整个西部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,进而催化和带动整个西部地区乃至更广泛区域的开放发展。为此,还创新建立了跨区域金融合作机制,扩大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往来并优先采用人民币结算,今年前8个月,重庆与东盟的跨境人民币结算量达到了51.4亿元,同比增长48.7%。

以首单铁路提单运单的国际信用证结算为例,以往按国际惯例只有海运提单被赋予货权融资功能,铁路运单没有货权也不能融资,而内陆地区以铁路货运为主,铁路运单被赋予融资功能后,内陆的物流企业在融资结算模式上也有了更多的选择。

每日经济新闻
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0852-3069 7890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123848581@qq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